關於部落格
  • 18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80後世代行銷教主 郭敬明

30雜誌 2008年 3月號   / 作者|江佩蓉  攝影|郭敬明提供

掌握80後流行味,25歲作家擊敗哈利波特
中國80後世代流行什麼?他們正在閱讀郭敬明寫的小說。郭敬明,25歲,新出版小說《悲傷逆流成河》在中國銷售量超越《哈利波特七:死神的聖物》,證明只要抓住80後世代的口味,就掌握了中國龐大商機。 兩千四百年前洛陽紙貴的傳奇故事,再次在中國出版市場重現。 這一次,人們爭相目睹的是一本叫做《悲傷逆流成河》的青春文學類小說,初版印行86萬6666冊,書本採用的特殊用紙,將北京一帶庫存全都用罄,上市兩週銷售達100萬冊,至今銷量150萬冊,甚至超越了《哈利波特七:死神的聖物》在中國市場的銷售。 書的作者,郭敬明,今年只有25歲。《哈利波特》的作者J.K.羅琳,直到32歲,才出版第一本書,郭敬明未滿20歲時,第一部作品《幻城》,就將他推上最暢銷的80後作家寶座。21歲,他參與主編鎖定20歲以下讀者群的《島》青春文學雜誌,每期發行量達到50萬冊。 太多的名氣與頭銜,壓在他不及160公分的瘦小身軀上。「中國作家富豪榜首富」、「青春文學小說掌門人」、「中國80後代表作家」、「2005年亞洲優秀男性」、「2003~2007福布斯(Forbes)中國百大名人」。除了作家,他甚至創業,擔任上海柯艾文化傳播公司董事長。 這位25歲,臉上總是掛著一點慵懶與淡淡哀傷的大男孩,多數時候,還是偏好周遭人喚他的暱稱「小四」,但是一談起文化生意,他卻精明地像個經商多時的生意人。 80後少年成長蛻變,文學夢萌芽
引領中國80後風潮的郭敬明,來自偏遠內地,四川省。父親是機械設計師,母親是銀行行員。衣食無虞的成長環境,讓他享有極大的成長自由。要讀書,父母供,要聽音樂,父母買昂貴的CD隨身聽,從書本、雜誌到電腦,父母對這個獨生子,幾乎未曾說個「不」字,這也幾乎是一胎化政策下,中國80後世代的普遍寫照。 中學時期的郭敬明,每個月最大的期待,就是騎著腳踏車趕到20分鐘車程外山腳下的書店,搶看剛上架的《萌芽》雜誌,這本創刊已有五十年的雜誌,專門刊載年輕寫手的文章。在這些密密麻麻的小方格中,郭敬明看見了另一片天空。「那和嚴肅的課文不同,自由新鮮的文氣很吸引我。」他說。原來文字,也能有另一張面孔。 剛開始,他只是因為喜愛那些文章,為了練筆,也跟著勤寫文章,「平均兩三天就寫出一篇文章,大約是四到五千字的散文或短篇小說,不一定會發表,但就是要練筆。」郭敬明說,當時沒想到自己將來會成一為位作家。 14歲起,他試著開始向雜誌社投稿,一次,兩次,三次,終於有機會刊載在雜誌上頭,第一次見刊的感動激勵他持續創作,也盼到了參加「新概念作文大賽」的機會。透過這個比賽,中國文壇出現一批「80後作家」,如百萬暢銷作家韓寒等,這群作家開創了描寫青少年成長蛻變與心情的「青春文學」風格。 19歲名利雙收,初識成名滋味
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分析,中國圖書消費市場目前以青少年為主力,這群誕生於1980年代之後的新一代,成長在中國前所未見的富裕年代,未曾面臨過上一代難求溫飽的苦日子,因此開始重視自身心靈的追求,也使得郭敬明這一代擅於撰寫成長歷路的年輕作家,有了揚名立萬的機會。 富饒土壤上滋養的夢想,萌芽得特別早。20歲的郭敬明,成為史上第一位連續兩屆蟬聯「新概念作文大賽首獎」的作者。原本刊載在雜誌上的短篇小說《幻城》,也獲邀改寫為長篇小說。 郭敬明領到生平第一筆版稅:20萬人民幣,這筆錢是當時中國人均所得的十五倍,對於大一的學生來說,更是前所未見的財富,未曾想過的夢想。「這時候才真正覺得,原來靠寫作也可以過活。」他說。 從默默無聞到一夕爆紅,在中國驚人的消費市場裡發酵,郭敬明的財富與名聲累積得一樣快。 2003年,《幻城》銷售突破百萬冊,成為當年度最暢銷書,郭敬明首次進入「福布斯中國名人榜」,是當年度榜上最年輕的得獎者。合作的那些年,春風文藝出版社每年有四分之一的營收,都來自郭敬明,創業的念頭開始在他心中成形。 {page}「在中國,14、15歲才是年輕一代,我們20歲左右就想要創業。」他說。2004年,他和朋友創立工作室發行專供年輕族群閱讀的雜誌《島》,發行量達到20萬冊,是一般雜誌發行量的兩倍。 這時候郭敬明才剛滿20歲,連續兩年入選福布斯中國百大名人,被封為「80後代表作家」。他暫停了學業,換了屋子,享受站上高峰的狂喜,接著卻重重地跌一跤。 抄襲風波痛擊,三年回歸沉潛
2003年底,郭敬明收到傳票,作家莊羽狀告郭敬明作品《夢裡花落知多少》抄襲其作《圈裡圈外》。一審宣判結果,對郭敬明極為不利。兩年半後,北京法院判決罰款21萬元人民幣並且必須公開道歉。郭敬明賠了錢,卻堅決不道歉。 批評紛沓而至。2005年的北京書市上,甚至有出版商直接在書皮封腰上大剌剌地寫著「郭XX就是抄襲這本書」,但是忠實的粉絲卻在他的部落格留言支持,稱「就算是抄襲,能抄成這樣也很了不起!」 他形容自己那三年的經歷,像是把別人十年的歲月壓縮一塊兒,那是成長必須經歷過的痛苦經驗。有兩年時間,他停下腳步,回到學校完成學業,並且思索著自己的未來。「作家的力量太小了,一旦不寫就什麼都不是,我不應該只是這樣。」郭敬明說。 80後固然是天之驕子,卻未必不耐挫,甚至鬥爭心更強烈,「這個世代有太多有才華的人,非常競爭,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強勢,就不會脫穎而出。」郭敬明分析。在中國市場,成功的報償雖然大,但無情的是,經常是贏者通吃,郭敬明剛與春風文藝出版社合作時,陸續出了很多80後作者的書,但是其他十個作家不如郭敬明一個賺錢,才漸漸形成以郭敬明為核心。沉寂三年,就在世人以為郭敬明應該逐漸被遺忘的時候,他悄悄創業,成立柯艾文化傳播公司,繼續參與出版經營,只是這一次,他將主控權握在自己的手上,揮別出道以來合作的春風文藝出版社,重新創立另一本青春文學月刊《最小說》。 新創小說月刊,再度引領風潮
四年前創辦的《島》,設定18到24歲年輕人為主要閱讀族群,在圖片設計與裝箴上,較偏向藝術化。《最小說》的野心更大,設定14到24歲的年齡層,標榜郭敬明稱之為「流行味」的強烈東洋動漫風格。但無論是《島》或《最小說》,都以圖片與插畫為主要視覺元素,文字內容則偏向青春成長期內心的孤寂與苦澀。發行至今,《最小說》每月發行量已達50萬冊,是《島》的2.5倍。 依據北京開卷圖書市場研究所的觀察,近幾年中國圖書市場文學類中,青春文學類約占市場10%,從2003年以來,每年以兩位數成長。郭敬明抓住這個趨勢,策畫主編一系列的青春文學小說。 這位青年企業家,從每個月編輯提交的投稿中,自己審稿,挑選出這個年齡層的讀者會喜愛的文章,甚至選紙、圖片設計都親自把關。目前柯艾簽下三十名新人作家,以《最小說》作為發表平台累積知名度。 但是郭敬明也了解,自己是此階層中年齡最大的人,儘管仍一臉稚氣,卻改變不了已經25歲的事實。 跳脫寫手積極轉型,為人生路布局
張頤武觀察,這群80後的作者,離開校園進入社會,將面臨轉型的問題。跳脫既定讀者群的生活圈,這些年輕作家將不能再以青春文學引發共鳴。郭敬明了解自己將面臨的難題,提早兩年開始為自己布局。「除了作家郭敬明,我更希望自己能在幕後做更多事情。」他說,未來四到五年,郭敬明的名字或許不會再是暢銷作家,但是中國市場的下一個郭敬明,應該要由他打造。 去年開始,他為旗下六名新作家出版《POOK》口袋書系列書籍,每本書籍累積都有10萬冊以上的銷售量,2008年2月還將推出第二波。2007年,福布斯中國名人獎頒獎典禮上,24歲的郭敬明領走兩座獎項,除了個人排名的獎項外,他所創辦的「上海柯艾文化傳播公司」,亦獲選為當年度文化暨體育類最佳商業機構,這是他為自己的事業,創下一個高峰的起點。 郭敬明的故事仍在繼續,你可以不喜歡他,但是想進軍21世紀最重要的消費市場──中國,你一定要先認識這個最懂八○年代想法的80後代表人物,心中所勾勒的中國,將會是怎樣的世界。 本文章由「30雜誌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30雜誌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